誰在打、怎麼打、打給誰——騷

www.137.com

2018-10-04

  新華社南京8月21日電 題:誰在打、怎麼打、打給誰——騷擾電話生産鏈條調查  新華社記者鄭生竹▓、陸華東  “大哥你好!這邊是五州萬家廣場售樓處,我們在地鐵口新推了一批商鋪▓▓,價格一萬八左右……”像這樣的騷擾電話你一天能接到幾個▓?  “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”數據顯示,2016年6月至2017年4月,該中心收到的舉報涉嫌騷擾電話月均量約1.6萬件次。 騷擾電話已成為社會肌膚上的一塊“牛皮癬”▓,讓人不勝其擾。

  電話銷售是當今一些企業慣用的銷售手段▓,也是騷擾電話重要來源。 近日,記者採訪了曾在房地産電銷公司工作的內部人員▓,揭秘“誰在打、怎麼打、打給誰”這一騷擾電話生産鏈條。   30人團隊一天竟能撥出24000通電話  狹小的空間裏▓,近30人戴著耳麥▓,緊挨著坐在工位上,大聲重復著同一“開場白”。

這是南京一家房地産營銷策劃有限公司的電銷場景▓,這裏一天能輕松撥出24000多通電話。

  “看了一下今天整體開拓數據▓,咱們組普遍是800多通,其他組有人打到1000多通,而且不止一個。

”銷售主管呂某某表情凝重,他對組員們的通話量和意向客戶開拓量很不滿意。

  “每通電話電腦都有記錄,有錄音,知道弄虛作假的後果吧!”呂某某提醒組員虛報開拓量,會被公司罰扣工資和提成,甚至被開除。

“相信自己!相信團隊▓!策馬奔騰!我們絕不後退!”這類打雞血的口號在每天早▓、晚會上都會被高喊。   這家規模不到40人的電銷公司,大多是“95後”。 他們8點半上班▓,打到晚上七八點▓,因中午打電話易被投訴,會休息2小時,每周周一單休一天。 他們每月底薪2600元,沒有“五險一金”▓▓▓,若能賣出一套商鋪,會拿到總價1.5%的傭金。

  “前兩個月處于知識積累階段,基本是兩三個月之後才有開單。

”負責人王某在面試時説,公司業務來源主要為開發商代理銷售商鋪。 人員流動性很大▓,有一小半是暑期學生兼職工。

“這一行確實比較枯燥辛苦,人來人走,人去人留。

”  實名制按號段自動“盲打”  “現在國家實名制要求(卡號)必須落實到每個員工身上。 ”在爆料者入職第三天▓,自稱是某電信公司南京市分公司業務經理的張偉(化名),上門到這家公司,拿著他的身份證辦了兩張手機卡,用于公司外呼。 這意味著撥出去的每一通號碼,在對方手機上顯示的是員工個人實名制手機號。 即使因投訴被封號或追責,也很難查處到公司。

  “有意向請按1,繼續接聽請按2。

”該公司外呼係統可實現自動撥號▓▓,每撥完一個號後,只需按一個鍵就可自動接通下一個號碼▓,耗時不到10秒▓。 張偉説,電銷公司一般按照員工人數1.5倍配置手機卡號,一張身份證能辦5張卡。

“在撥打電話中▓,哪個卡空閒就可以自動跳轉到哪個卡,不會佔線▓,方便自動撥號▓,提高效率。 ”  “現在公司這邊有166元每月的套餐,包含4000分鐘通話,超過了就額外收費▓。

標準的話,一個電銷人員一個月要配8000分鐘。 ”張偉告訴記者,開一家電銷公司,需要配備語音網關、話機、卡機、手機卡等硬件。

爆料者離職後,去公司營業網點注銷上述兩張手機卡時得知,該套餐信息為“快遞行業專屬套餐”。   “現在政府查得嚴,只能按號段‘盲打’,但是這些號段我們也是有篩選的,打的都是南京本地的▓▓。 ”爆料者告訴記者,此前公司從某地車管所拿過客戶資料▓,打到意向客戶的成功率比較高。 張偉也透露,手機號中間4位是歸屬地▓,通過一套係統排列組合就可選出特定地區的手機號▓。

  號碼有貓膩 話術有技巧  “萬條起步2毛一條▓▓,千條起步4毛一條▓,千條以下6毛一條。

”記者以開辦房地産電銷公司的名義,向一個網上的客戶資料賣家咨詢時▓,對方推薦的正是王某所説的來自某地車管所的車主信息。

  記者掃碼支付400元後,含有1000條車主信息的表格就發了過來。 打開看到,每條車主信息下有姓名、手機號、身份證號、汽車品牌▓▓、車牌號、住址等個人詳細信息,記者核驗後確為真實。   “要禁用一些給客戶直接拒絕你機會的詞匯,比如説,你考慮嗎?你需要嗎?任何人本能反應是不需要▓。

”在正式上崗打電話前▓,公司會給新人安排話術▓、金融常識、房地産常識和項目知識等培訓▓。

蘇某是該公司一名銷售經理▓,因業務能力突出負責給新人傳授電話銷售技巧。   “任何一個客戶只要沒到售樓處來,沒有當面見到本人,沒法判斷是不是‘水貨’。 ”在口授經驗時,這位語速超快的女銷售經理扮演著接電話的客戶▓,與爆料者一遍又一遍地操練電銷話術▓。

“一定要相信▓,下一通電話就是意向客戶▓。

”  該公司還制定了罵客戶會被罰款的規定▓。 “畢竟是你主動給人家打電話,騷擾別人▓,萬一被人家舉報,你就完了。

”蘇某説▓。   明明是騷擾,很難管得了  “每天都有騷擾電話,最多一天能接到二十幾通,最少一天也有三四通。 有時晚上一兩點還有騷擾電話打過來,真的很煩!”南京市民朱先生説,他一般接到騷擾電話,只是挂斷後再標記。 “一般誰會為了這點小事興師動眾地投訴呢?即使投訴▓,也不知道找哪個部門啊。 ”  “騷擾電話只是公眾對不喜歡、不想接的電話一個稱謂,目前我國法律中還找不到‘騷擾電話’這四個字。

”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説▓,目前,騷擾電話的定義和監管是個難題▓。 記者就騷擾電話議題▓▓,向江蘇省、南京市兩級工商和公安宣傳部門申請採訪▓,均以不為其主管為由,婉拒了採訪。

  江蘇省通信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▓,目前,他們主要採用合同責任約束的方式開展相關監管工作▓▓,即和所有企業用戶在簽訂相關語音專線接入合同中明確,如果在外呼時出現呼叫頻次異常,或産生了大量用戶投訴,將被終止接入。

  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,僅依靠“12321”投訴舉報機制遠遠不夠,目前舉報率不高,即使舉報成功,工信部也只是責令電信運營商暫停手機外呼功能或封號,但很難對撥打騷擾電話的受益人進行處罰。

“沒有後續跟蹤處罰,封號是沒用的。

”  江蘇省通信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及劉俊海等建議,盡快完善相關立法,明確騷擾電話認定標準和法律懲戒約束措施。

工信、工商▓▓、公安等部門應該加強協作,合力監管,消除監管真空與推諉空間。 此外,還可探索健全失信制裁機制,把撥打騷擾電話的當事人和受益人拉入黑名單▓。

相關鏈接:▓。